[猫鼠] 龙图案 BY Live

编者按:前因作者出同人志撤文,时曰出完同人志可重贴,时隔一年有余,想已出完,故重贴

寻常的日子,寻常的人物,不寻常的事件。

仁宗帝嘉佑二年六月初四,一宗证据确凿夫害妻命的案件于开封府开堂审理。

夫李大嗜赌如命,妻李何氏与其常有口角,邻里亦时闻二人争吵打闹之声。

时六月初一,纺坊张婆去李家拿取交与李何氏所作的针黹女红,久敲未闻人应,推门而入,竟见李何氏倒卧于房内,满身血污,头部更是血肉模糊。李大跌坐一旁,神情呆钝,手中握有一把粘染血浆的斧头。

张婆吓得几乎昏倒,连滚带爬逃离李家直往开封府报案。差役赶到,那李大仍木然坐在尸体旁边,不逃不闹,任其上枷落锁带回府衙。

此案可算证据确凿,加之凶徒伏法,按理过堂之后,立判秋后。

事情也是这样继续,人称铁面包青天的开封府允包拯自也不含糊。

犯人李大在公堂上依旧痴呆迟钝,对包拯所询常是问非所答,行为颠倒异常,但问及是否以斧砍杀其妻之时倒清醒坚定,一口咬定自己就是凶徒。

如此乖顺认罪的犯人反而令人心生疑窦,包拯又传了那张婆上堂问话,再后又陆续传了几名附近邻里兑明事实,所获证言皆是无可挑剔。

血斧经忤作检验,与死者脑部钝器所伤痕迹咬口吻合。李大身上衣服更沾满了行凶之时飞溅的血水。李何氏死前未有挣扎痕迹,按倒卧之姿应为背对凶手时受到袭击,若非熟悉之人,该不会如此大意以背对一持斧男子。

人证物证俱存,李大当场于供词上画押。

只闻惊堂木一拍,犯人还押死牢待秋后处决。

审结完毕,包拯退下后堂。此案虽不甚费神,但包拯却觉疲惫非常。

一旁公孙策察觉他神色苍白,连忙问道:“大人是否感到不适?待学生替你把脉。”

包拯心知近日要务缠身,日夜辛劳难免有些昏眩,该不是大碍,便道:“无妨,可能是昨晚未有深眠,有些疲乏。”

“大人莫要太过操劳,须保重身体啊!”

“本府知道,可莫要操劳……这是难为本府了。”

“大人……”

未待公孙策再作言语,王朝跑来报说皇上召见,包拯整了官服便匆匆上了轿子往皇宫而去。中断劝慰的对话习以为常,公孙策也是无奈。

当晚入夜,李大暴毙于死牢内,其因为头撞墙壁破颅而亡,脸容因撞击至血肉模糊无法分辨。

而此案审结之时,素有“御猫”之称的御前四品带刀护卫展昭,正于千里之外执行公务。

下一页  尾页

标签: 猫鼠同人

友情链接: 淘宝购物优惠券领取


Copyright © 2015 Yovo,有我 版权所有.网站运行:7年57天17小时55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