─ ─散去的黎明─ ─

背叛,只是一那闲的事情。

人与人之间花费了多少时间、多少精力、多少心思的情谊,原来如此不堪一击。

那瞬间,仿佛能听到了锋利的剪刀割裂布帛的声音。

因为无法预计,因为无法捉摸,所以能够轻易伤害。

伤害?

是被背叛的人痛,还是背叛的人苦?

已经十个日落日出了。

距离那场战争的结束。

茫茫的沙漠,因为无语的旅途显得更加无边际。

黑翼没有看过我一眼,也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,仿佛从开始,我便不曾存在过般。

虽然是意料之内的,但心里,崩溃的角落更加粉碎。

任由着背负我们的马匹往它们想去的方向前进,去哪里,现在都变得无所谓了。

应该说我们是幸运的,当水袋里的甘露枯竭,就能遇到一个小绿洲。

渐渐,我感觉那些绿洲的面积越来越大,那么也许不远的前面,就快要出现一个比我所见过的更大更宽的绿洲了吧?

呵呵……脑袋大概被猛烈的太阳晒昏了……

一丝夹杂着碎沙的风抚过干燥的嘴唇,让我昏昏沉沉的脑袋突然清醒了许多。

不祥的预感让我抬起一直低垂着躲避阳光的脑袋,举目看去那仿佛遥远得永远也到达不了的天边,不知何时卷起了一层厚厚的黄云。

止不住无奈的苦笑,难道说命运已经到了尽头?

那看似毫无伤害的云层,却是无法让人拒绝的死神,在片刻闲可以移动整片沙丘的恶魔——沙暴。

不止一个人告诉过我,如果遇到沙暴,要做的事,只剩下祈祷。

转过头去看那个似乎早已发现了沙暴却仍无动于衷的少年,他是我的承诺。

我会活着带他离开,偿还他曾经拥有的一切。

跨下的马本能的感觉到危机的来临,在我圈转缰绳的瞬间撒腿就往南跑去,在经过仍然没有动静的少年身边时,我用尽全力挥动鞭子狠狠的抽了他的马,吃疼的马匹顾不上背上主人的意愿,撒开四蹄跟着追来了。

身后看似还很遥远的沙暴带着隆隆的呼啸声席卷而来,仿佛一只饥饿了数千年的沙漠狂兽追赶着两匹逃匿的猎物。

被吞没的瞬间,逃跑完全是徒劳,我们就像企图逃避洪水的小蚂蚁般无力。

任你有通天的头脑,破地的本领,在这只令人战栗的沙漠恶魔面前,不过是塞牙缝的小食。

风沙遮天蔽日,在天与地之间肆虐着,无视一切的狂妄。

沙子只要一找到缝隙就往里面钻,眼睛根本不可能挣开,耳朵也早已被沙子埋住,窒息的痛楚只有用手稍微遮挡一下风沙,在那一点点的空间找到生存的空气。

马匹再也无法前进,因为它们的四蹄已经被深深埋在汹涌的沙流里。我挣扎着爬下马匹,摸索着找到了黑翼所骑的马,但却完全没有到应该坐在马上的人。

黑翼?!他去哪里了?

我拼命的睁开眼想去寻找,朦胧的视线内只有呼啸的风沙,厚厚的遮挡了世上的所有存在。

张开口想呼喊他的名字,马上便被乘机而至的沙子灌满了嘴巴。

黑翼!!

我要冷静下来,在这个时候如果连我都不冷静,那一切都完蛋了。

他是个倔强的少年狮子王,尊严不允许他求救,更不允许他向一个叛徒求救,所以他应该会往与我所在的相反方向走。

顾不上这个结论让我的内心流过一阵苦涩的味道,我能祈祷他是恨我、讨厌我,甚至连死都不愿意跟我死在一块……

放弃了马匹,连滚带爬地在沙地上前进着。

果然,透过浓浓的风沙,我看到一个黑黑的身影在不远处。

而下一瞬,我更惊喜地发现右侧的方向有一个类似石地洞穴的东西。

努力的拨开席卷的风沙,跑到黑翼的身边用力拉住他的手臂阻止他继续前进的脚步。

感觉到他的挣扎,我死命地将他拉向那个救命的洞穴所在方向。

沙暴没有丝毫减弱的趋势,反而越来越狂暴,滑动的沙流阻挡了我们的脚步,只是三两步就能走到的地方,终于到达的时候已经是汗流浃背。

洞穴是背风的,沙子像流水一样划过洞穴的两边,没有将它埋没。我勉强地看到那个小洞穴似乎可以藏下两个人,但当我弯下身籍着那小小的空间睁开眼看清楚里面时,却发现事情没有我想象的那般好……

这个小小的石穴地面爬满了躲避沙暴而来的沙蝎。虽然这种蝎子没有剧毒,但被螯了却是很痛的。

没什么好犹豫的了。

我一把抓过黑翼将他搂在怀中,然后闭上眼睛狠狠的坐到石穴里面。

臀部压到一大片沙蝎,这群被惊动小恶魔操起锋利的毒针毫不留情的戳穿薄薄的布料,攻击我的下身,臀部跟大腿都成为阻击目标。加上黑翼拒绝的扭动着身体,让它们更加疯狂。

不懂留情,只管攻击入侵的敌人。有的时候,动物很像人。

那种无法言语的痛楚几乎让我的神经崩裂,但为了不让黑翼发现,只有咬了牙隐忍。

因为我知道,他如果知道要这样受我的恩惠,一定会倔强的离开这个唯一的救命地方,不顾生死的闯进死亡的沙暴。

不过,幸运的是沙蝎的毒液有麻痹的作用,很快我的下身就像完全不属于自己般没有了知觉,任由那些小家伙们怎么戳怎么刺,我都无所谓了。

怀里的人停止了挣扎,昏暗的光线透进这里来,让我清晰的看到他的侧脸。

满脸的沙尘无法掩盖他的英气,虽然还年轻,但已经具备了王者独有的气质。

只是……他还有欠王者该有的冷酷无情……

我知道,但我从来也不曾提醒他。

或许一直以来,我都自私的不去告诉他,想,让他永远都那样的纯真下去……

不过,也是我的自私,破坏了一切……

偿还,不过是一厢情愿的借口。

他不屑于我任何的赠与,而我,也不知道该偿他些什么……

但,总觉得,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,我对他的背叛,还在一直持续着……

也不知道是因为疲累还是因为毒液的作用,脑袋越来越昏沉。

渐渐的,搂着黑翼暖暖的身体,意识里努力的让蝎子别到他……

不知何时,我睡着了……

醒来的时候,感觉到下身已经恢复正常感觉到千针万孔的刺痛。

沙暴已经过去了,这只恶魔的力量足以让人惊恐战栗。一座座的沙丘在它的手上如同玩具般随意摆放,转移了位置。

身下的沙蝎早已散去,大概是回到自己的巢穴去了吧?

怀中的黑翼静静的睁开着眼睛,似乎一早就醒来了。

他没有离开!他没有趁我睡着的时候离开!!

我狂喜着,但下一瞬便嘲笑了为自己的妄想。

因为我的双手像铁箍一般捆绑着他,他根本动弹不得,即便想离开,也不可能吧?

松开有点麻木的手臂,我让他离开我的怀抱。

黑翼没有像逃避瘟疫般迅速弹起,只是缓缓的,慢慢的站起身,仿佛刚才坐着的,搂着他的,只是一块沙漠上的石头。

苦笑着从洞穴中爬出来,天空如此晴朗,那场沙暴似从不曾出现过。

不远的天空下,有一条绿油油的线。

漫长,没有边际地横跨在天边。

那是……绿洲!一片广阔,广阔得如同沙漠的绿洲!!

到了,我几乎可以确定,那便是我母亲的故乡——瑞芙国。

虽然曾经从母亲的口中听过描述这里的故事,但亲眼目睹却是另外一回事。

比小小的绿洲层峦迭嶂的树林,比茫茫的沙漠五彩缤纷的草原,比浅浅的泉水深不可测的大湖……

一切都比沙漠丰富,绚烂。

也,更有价值。

眉毛稍稍的抬起了,嘴角少许的向两侧伸展了一丁点,黑翼的脸上,显现了十多天以来从未出现过的表情。

就像一只找到新玩具的狮子。

虽然并不是因为我,但也令我欣喜不已。

他喜欢这个地方……

一点点的希望,在我心中点燃。

下一页  尾页

标签: 色迷系列

友情链接: 淘宝购物优惠券领取


Copyright © 2015 Yovo,有我 版权所有.网站运行:7年57天17小时43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