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—天使的残影——

属于人间的天使被神所召唤,

长出洁白翅膀飞离他的恶魔。

神感动于恶魔的赤诚真情,

愿赐予他追逐天使的白翅。

当恶魔张开了双翅,

双脚却被魔王锁住,

无法追上纯洁的天使,

再度堕入永恒的黑暗……

命运之神,总是毫无怜惜地将我从美丽的梦境中唤醒。

恶魔只是希望着与怀中的天使一起堕入永恒的睡眠而已……

炽热得毫不留情的烈日,让我的身体严重脱水,嘴角爆裂干燥的像个垂危的人……大概也能是个垂危的人了吧?

但我不愿离开那阳光片刻,因为烈那失去温度的躯体那样的冰冷,那绝低的温度深深渗透我的皮肤,让我的心僵冻发颤。我不愿感受噬人得冷,让阳光赋予烈属于生存的温度……

每次夕阳丢下烈,属于死亡的温度覆盖着他的躯体。我祈祷着太阳的升起,用自己的身体温暖他,希望,他依旧拥有属于生存的温度……

时间都消失了意义,只知道自己抱着烈的身体度过了四个冰冷无助的夜晚。

眼睛舍不得离开他,甚至片刻。

有的时候,一直一直的凝视,我会猜想,或许锁着碧绿眸子的眼帘会再度打开吧?

我想,我是疯了。

阴云般的影子笼罩着我们,将暴烈的太阳拒绝于天际之外。不用猜测,也能是属于他的霸道。那个冰冷着心肠将深爱自己的弟弟送上战场的祭师。而我那可怜的天使,成为了战争的祭品……

僵硬的几乎失去知觉的脖子驱动我的脑袋抬起来,允许进入眼帘的是镌绣着黄金狮子的黑色战袍。很适合这个王者的装扮,我禁不住猜测,隐藏在遮面的纱布下,那会是一张怎么样脸?

很想,很想恨他。

但,心中却有着绝望的认同。

当日若是我站在他的同等立场,面对同样的情形,无可否认,我也会做同样的事情。这是属于地狱最深层,丑陋残暴同类的诅咒。

我真是太天真了,怎么可以认为自己可以摆脱红色的血腥?这追随我一生的颜色,早已渲染了灵魂最深处,妄想摆脱的人,便犹如意欲攀天的傻瓜般无知吧?

呵……呵呵……哈哈哈…………

“不许笑!”不容违逆的命令,让我笑得更是张狂。

哪里有笑?根本便没有笑的欲望啊!只是面部肌肉不受控制的抽动罢了。

黑色的披风在我眼前晃动,修长的手指用力捏住我的下巴强迫脑袋上抬,紫兰色的眸被辟对上深湛如海的瞳。那瞬间,似看到了痛……

我想,我真的疯了。

再次被他带回王宫,那里只剩下属于烈的回忆。每一个角落,每一块墙壁都遗留了他给我的快乐。现在,却变成了痛楚。

要逃避吗?

我定定的看着烈的房间。

烈的躯体已经交给奥雷,他准备为美丽的牺牲品制造一个冰的棺木。

何必呢?那只会让烈觉得更加冷而已……

沉得如来自地府深处的声音在响:“你以后就住在这里。”

我该愤怒吗?还是该道谢?

“多谢我王恩典。”

由远而近的脚步声,然后是如雷的咆哮:“奥雷!你搞什么啊?烈怎么会死掉的?!”

我在密卡茨国的深山曾经见过一种叫熊的生物,眼前突袭而至的男子大概是跟那熊的身形差不多。但绝大的区别,便是那双烈火燎原充满战意的黑色眼睛。在王面前不带面罩的脸有着战争磨砺的痕迹让他更显不凡。

我记得,那是在很久以前曾经入朝参拜的将军。我没有记住他的名字,因为那时候我脑海里只有那个穿这雪白绸衣的烈。

“烈他战死了。”

战死沙场?!对哦!这是对生为王子的烈最高的赞赏了!想来,烈也许会很高兴听到奥雷这样解释呢……毕竟他老是惦记着如何能助奥雷一臂之力……呵……

“不准笑。”他的声音隐含着怒意,“你是我的奴隶,我不准你笑你就能哭!”

可是我哭不出呢……嗯,大概是身体的水分被蒸发得一乾二净,连为烈所流的一两滴泪都被太阳残忍的取走了。烈一定会气我的吝啬……呵……

眼前晃过一只修美的手掌,“啪!!”好响的巴掌声,脸颊传来炽热的疼痛。

“不许笑!!”绝对的命令,依旧无法抹去我的笑颜。

告诉你哦,奥雷,大概只有死,才能让烈的笑从我的脸上消失呢!呵……

“这个家伙是谁?”熊男饶有兴趣的盯着我,上下打量一番好象在看什么珍奇动物,“胆敢违抗奥雷命令的人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呢!”

黑色的面纱下,听到冷笑:“呵哼……阿里斯,你真的想知道么?”说着,他一手扯过我的头发,强迫我抬起头,展示货物般说道:“这是我的奴隶哦!”

原来这将军叫阿里斯,并不是没有听过他的名号,从守卫的兵士口中我曾经听说他掌控着沙多鲁国最强猛的骑兵军,是奥雷的心腹大将。此时看来果然不差。

这位叱咤风云的将军不满意的说道:“真的假的?你什么时候喜欢眷养满身血腥的奴隶啊?这家伙的眼睛好狠,好象想要咬人……我可记得你只喜欢那些顺从的奴隶啊!”

“呵呵……你眼睛越来越来利了。”奥雷赞许地看了他一眼,然后戏疟地对我说:“告诉他,你的名字。”

“伊茨。”

“有什么特别吗?”阿里斯不解地看着奥雷。

“是没什么特别,”那双海蓝色的眸子掠过一丝血光,“只是他的外号比较有趣。”

“外号??”

“‘红鬼’。”

“呃!!”黑色的眼睛惊讶的重新打量我,但瞬间已恢复平静,不愧是奥雷的大将。“难怪一靠近就让人血液沸腾……咦?不是说‘红鬼’死在密卡茨国动乱中吗?”

我也以为是。可惜事与愿违,唉……为什么总是无法自己把握命运呢?“红鬼”其实是个连生与死的自主权利都没有的可怜虫。

窥透我的思绪般,奥雷抓住我头发的手突然用力将我扯离混沌,冰冷的声音警告着:“他的命是我的。生与死能由我决定。”

阿里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,脸色突然沉重起来:“烈的事……到底是怎样的?……”

烈……听到这个名字,像剧毒钻心般让我剧痛的颤抖了身体。

离我最近的奥雷似乎也感受到我的抖动,我看不见他的表情,只听到他深沉的声音:“我待会告诉你。”

“嗯。”身为心腹当然懂得自己主子的性子,他不再追问下去顺便将话题叉开,“密卡茨国现在可是元气大伤,这可是好机会!”

奥雷点了点头:“我会考虑。”

在我这个密卡茨国敌人面前谈论这些么?是想测试我的忠心程度吧?好无聊……

“还有的是,索罗那个老家伙不听劝告硬是追击密卡茨败军不幸遭伏战死,你知道了吧?”

奥雷点头,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

“找谁接手他那群好似雇佣兵般无赖的前锋军啊?”

“你不行吗?”

看来奥雷倒是十分信任他的存在。可知拥兵自重继而反叛的将领多如天上繁星,若非对自己有着绝对的信心,没有王者会发放更多的力量给下属。

阿里斯连连摆手,仿佛接到烫手的山芋般大叫道:“你以为我还有时间管那些流氓吗?平日操练那三十万大军已经够我受的了!!”

“亚司呢?”

听到这个名字阿里斯的眉头顿时皱得像扭完的衣服:“还说呢!亚司那个女人样根本就是条懒虫,他甚至计划连其它二十万军队合并到我这里!!你说过不过分?!”

“你有其它人选?”

阿里斯耸耸肩,有些无奈的说道:“要马上找到让那帮流氓贴伏的头领可真是有点难度。虽然很不想推举他,但也只有那个臭屁副将凯里能胜任。”

奥雷沉吟了片刻,看了我一眼,那双眸子闪过的诡异让我升起绝对不祥的感觉。

果然……“我倒有个好人选。”

“哦?”顺着奥雷的眼光,阿里斯马上了解到他的意思。“你还真是敢啊!!”

三天后,我面前出现了七万大军的沙多鲁前锋军队伍,以及一个企图用怨恨眼光射杀我的副将。

下一页  尾页

标签: 色迷系列

友情链接: 淘宝购物优惠券领取


Copyright © 2015 Yovo,有我 版权所有.网站运行:7年57天18小时47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