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—破裂的虚无——

我不是应该处于无尽的虚空之中吗?

为何我能看到灰蓝色的天空?

为何我能看到荒芜的沙漠?

为何我能看到骚乱的人群?

为何……我还能站在大地之上?

有谁?能够回答我的问题?有谁……

当我醒来,身体带着极大的疼痛,近乎是死的疼痛吧?没有一个地方是不疼的,大概是地狱的恶鬼把我拷打了一顿吧?但是为什么又把我放回来了呢?

不是说从高处堕下会死亡吗?原来还有我不知道的事情啊……

听照顾重伤中的我的奴隶说,他们是在一条急遄的河流里发现我的。看来我从悬崖掉下去后落到了一条谷地河流,捡回了一条小命。身体因高处堕下的骨折了数处,其它完好无损。

我多谢他们的好心,但可以的话,我希望他们不要救我……

至于救我的人,是一队到远行至沙漠地带行商的奴隶贩子车队。而我,理所当然的成为他们的商品之一。这具早该死亡的躯体居然还有这样的利用价值啊?好讽刺……

我不知道马车载着负伤的我走了多远的路,也不知道在马车上度过了多少的日子。只知道当我从马车上下来的时候,就再也看不到密卡茨国的葱翠绿野,苍盛丛林,有的只是一望无际的黄沙。

如果我没有猜测错的话,这里,应该是属于荒芜的沙漠之国——沙多鲁国。

这里是三不管的地带,因为没有任何可利用资源,这里只是一个贫穷的国度。不过,这样却避免了外来侵略者带来的战争。

在烈日的酷晒下,一个个即将被拍卖的奴隶只穿著少许遮羞的衣物,被带到一座简陋建造的木制高台上。

台下的人逐渐多起来,每个人都是披着厚重的防晒纱布,大多都遮住了脸。不过他们似乎都是有钱人,因为他们身后跟着的,都是好几匹有奴隶牵带着的背着金币银币袋子的骆驼。

“各位大爷,请看看这些美丽的奴隶啊!都是我们从大绿洲密卡茨国带过来的高价品。瞧他们白白嫩嫩的皮肤,漂漂亮亮的脸蛋,绝对不会让各位大爷失望的!价高者得哦!”

奴隶贩子将男男女女的奴隶推出来,逐一介绍他们的好处,然后让台下叫价。

很快就轮到那个曾经照顾我的女奴隶了。

“各位,这个女奴可是王族的成员哦!瞧她那细皮嫩肉的,开价是900银币!”

果然,因为王室的原因使她更加值钱,叫价也相当的激烈。

“1000!”

“1500!”

“2000!”

“可恶!3000!!”……

过了一阵子,一个清脆声音从台下最近的地方传来:“10000。”

刹那闲,没有人在敢作声。我注意到,声音传来的方向是一队清一色黑袍打扮的队伍。其它人一见是他们叫的价,马上就退让了。也许是因为他们出的价格太高,但我却觉得他们并不是一般的商人,是他们的势力使大家退让。

不过那个女奴似乎不想被拍卖,被带到台下之后拼命的挣扎着。当她被交到一个较为矮小的人手上时,她居然扯下了那个人的面纱。

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在沙漠的规矩里奴隶若是冒犯了主人是死罪一条,再加上沙漠的人的面孔听说是不轻易示人的,看来那个女奴是死定了。

她也许是知道了自己犯下了大罪,吓得在台下嗦嗦发抖。

而那个被扯下面纱的人,在匆匆的一睹中,原来是个俊美得比女子还要美丽的少年。不过,他绝对不是首领。

首领,应该是在他身后不远处静静的站立着,身材高颀的男子。因为他那双深蓝如海的眸子拥有的是王者特有的霸气,是我从未在任何我遇过的王者眼中看到过的锐利霸气。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想要报答那个女奴曾经照顾过我,也不知道是不是我长途加上日晒导致的白痴冲动,我觉得我有义务去报答她。

不顾奴隶主的叫骂,我突然跳下了台,笔直的往那个黑袍高颀男子走去。

“请您饶恕她好吗?”对上他那双即使在炽热的沙漠仍旧冰冷的蓝眸,我没有退缩。

“喂!你这个奴隶怎么这么放肆啊!!”已经把面纱遮掩住自己俊美面貌的少年冲了过来,扯住我的手臂。

“烈,放开他。”那个人这么说着,那个被唤作烈的少年心不甘的放开了手。

“求您饶恕她好吗?”我一再请求。

那个人用他冰蓝的眸子扫了我一眼,从他密封的面纱下发出低沉的声音:“你是这样求人的吗?”

“那你要如何?”

他没有回答,只是慢慢的走近我,然后从黑色的袍内伸出一只白皙有力的手,突然的扯掉我下身仅有以作遮掩用的破布。登时,我的身体赤裸的袒露在炽热的太阳下。没有必要大惊小怪吧?如果是以前的我一定会大发雷霆地将冒犯我的人杀死,但现在的我已经没有任何必要去为自己是否被羞辱而反抗了吧?

不如他预期般看到我的惊慌,从他仅露出来的眸子里我看到了刹那即逝的惊讶,然后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兴趣的味道。

“吻我的脚。”是命令,不是请求。

呵呵……好好笑哦!以前被万人惧怕的“红鬼”此时竟然要去吻一个陌生人的脚。不过没关系,反正也只是一个羞辱人的方法而已,顺从了他,有没有任何的损失,对于一个该死的人来说,羞辱也不过如此而已。

我慢慢的跪下,掀起黑色的袍子下摆,看到了一双修长的白足。然后欠下曾经高昂在万众之上的脑袋,吻住那仿若从未沾尘的完美脚趾。

然后,头顶传来那个男人的声音:“烈,不要杀那个女奴。”

“是。”

我抬起头,看到了那个少年明显的对我做鬼脸的眼神。

当我以为已经完结,要起身离开的时候,那个男人突然将我抱起,丢到他身后的骆驼上。

在我还没回过神来的瞬间,我听到了他的话:“这是我的人。”

同样,是命令,不是请求。

果然,那个人是个大人物。

当我被带入建立在沙漠之间一个美丽的绿洲中的金碧辉煌的宫殿时,那个男人的身份,已经不言而喻了。

“他就是这个沙多鲁国的第一王子——奥雷。而我呢,就是第二王子——烈!知道了吧?”那个少年将一件件衣服丢给依旧赤裸的我,带些趾高气扬的味道对依旧呆滞的看着他的我说:“你已经是属于奥雷的人了,所以没他的命令你是不许离开王宫的,知道了吗?”

当他发觉我仍旧没有反应的时候,便弯下身子,用手托起我的下巴,凝视住我的眼睛,道:“你是哑巴啊?怎么不说话??咦咦咦!你的眼睛是紫色的呢!好好看哦!不过你的头发是灰色的……好象老人家的样子!呵呵……”

他笑了起来,褐色微微卷翘的头发随着他的笑声颤动着,那双如森林般碧绿的眸子闪烁着恶作剧的笑意。

“烈,你在干什么?”威压的存在感在我身后形成,没必要回头,也知道他来了。

“哥!你来了啊!这个人好象个娃娃呢!都不说话!”烈放开捏着我下巴的手,无趣地耸耸肩。

“是谁伤你的?”一句牛头不对马嘴的问话。

问的是我吗?那问的是哪道伤痕呢?不过答案都是一样的……我的伤,都是那个人给我的……无论是身体上,还是心上的……

“回答我。”他的手指轻轻抚上我裸露的背上那道从脖子撕裂到腰际的伤疤。跟我初遇他时那种冰冷的声音完全不相符的温柔,让我怀疑身后那个人是不是他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不能抵抗莫名而来的温柔。

“一个朋友。”我们还算朋友吗?我自嘲着,也许该说是敌人吧?不过在我内心,大概还向往着朋友这个名词吧……

“那这个也是囖?”他将我转过身,抚上我胸口那个致命的伤口。

我无言的默认。

本该痊愈的伤口,莫名其妙的疼起来,他的抚摸,仿佛是要揭开伤疤上的新皮,让伤口再次冒血流脓。

“你在哭吗?”

从他蓝色的眸子里,我看到了自己面无表情的脸部,并没有丝毫的泪水从我的眼睛里流出,为何他这么说呢?

“你的名字?”他的声音又恢复到那种威严的命令。

“伊茨。”这个名字,应该不再出现在这个世界的了吧?为什么还需要有人呼唤它呢?

“烈,把他带去清洗干净了在带过来见我。”吩咐完,他转身离去,再也不多看我一眼。

“知道了!”烈欢欢快快的拉起我,往王宫的深处走去。

下一页  尾页

标签: 色迷系列

友情链接: 淘宝购物优惠券领取


Copyright © 2015 Yovo,有我 版权所有.网站运行:7年57天18小时4分